炎熱的夏天晚上,打完球,跟朋友來到一家知名的刨冰老店,來碗透心涼的自選冰,好不暢快!
「這家刨冰很有名喔!賣到買透天厝耶~據說後面一整條街都是他們的!」朋友這麼介紹著。
「哇!改行來賣冰好啦!成本應該不高吧!」我很嗨的打著如意算盤。

 

你是不是也有這樣的經驗?
在一家久負盛名的特色咖啡店坐一下午,心裡想著:「開咖啡店這麼悠閒又好賺,我也來開個咖啡店好了!」
住到一家有口皆碑的美麗民宿,心裡想著:「開個民訴愜意慢活,住漂亮房子又可以順便賺錢,我也來開民宿好了!」
以這種第一印象來直覺評斷一個產業,不但忽略了許多隱形的成本考量,最重要的是,我們掉入了「存活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的陷阱。

 

一個有名的案例是這樣的。在二次大戰中,某國的空軍為了減少轟炸機被擊落的機率,便對所有轟炸機展開調查,結果發現,幾乎所有轟炸機的機翼上,都密密麻麻滿佈着彈孔,因此有人建議應該加強機翼的裝甲,來改善機身的防護能力。然而,有位經驗老道的軍官卻持相反意見:「彈著點少的地方,並非被擊中的機率較小,而是一旦被擊中,造成的傷害往往嚴重到使轟炸機無法返航,因此不會被我們看到。」

 

這就是存活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只有存活下來的人才會被我們看到,因此我們在分析資訊的時候,很可能忽略掉那些被淘汰的競爭者,造成對局勢的評估過分樂觀,甚至導出完全相反的結論!

 

我們在看我們不熟悉的產業時,往往被這種存活者偏差所蒙蔽,報章雜誌更是時常針對那些所謂成功的企業案例,賦予一些戲劇化的故事,讓我們以為成功唾手可得。實際上,這些結果論的成功故事只是錦上添花,他們所歸納出的成功要訣往往只是整幅畫裡面的其中一小塊拼圖,這些1%的存活者得以大聲說話,讓我們以為前景一片看好,我們卻沒有看到其他99%的競爭者早就默默地戰死沙場了!創業如是,投資亦如是,那些靠炒股票炒房地產一夜致富而聲名大噪的「老師」們,終究只是倖存下來的相對少數(更不用說有些人只是報喜不報憂,賺錢的時候大吹大擂,賠錢的時候就悶不吭聲),如果我們這些小小散戶盲目的跟著他們跳進去瞎攪和,最後往往只能落得屍骨無存而已。

 

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有看過電影「十月圍城」的朋友,應該就可以深刻感受到那些幕後功臣的悲壯。下一次閱讀偉人傳記時,不妨緬懷一下那些偉人身後,被世人遺忘的壯烈枯骨!

 

創作者介紹

超外行浪狗大師

straydog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施明德和呂秀蓮算是被蔡英文和林全所踩的壯烈枯骨
  • 本來以為林全跟陳水扁與馬英九一樣,都念過台灣的頂尖高中與大學,沒想到他從左營高中與輔仁大學畢業,聽說他念高中之時,每學期結束都要補考數學與英文.在美麗島事件坐過1933天黑牢的呂秀蓮從北一女畢業,而蔡英文從中山女中畢業,北一女的錄取分數勝過中山女中!

    施明德跟林全都從小住在高雄,施明德還曾就讀高雄中學(錄取分數高於左營高中),施明德以後就讀軍校,因為他想藉掌握軍隊來顛覆蔣家政權,他1961年軍校畢業後以少尉任官赴金門任職.1962年,施明德在小金門擔任砲兵軍官之時因被指涉入「台灣獨立聯盟案」(是施明德和一群台籍青年組成的組織,與海外的台獨聯盟不同)被捕,於1964年,施明德以首謀叛亂罪遭判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在偵訊中慘遭刑求,全部牙齒被打至脫落,造成施明德20幾歲後就全口假牙。那時蔡英文在念國小享受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所做的最大冒險僅是走路上下學而不讓司機接送),林全剛考上初中(當時不是9年義務教育),出身眷村的林全也是跟著喊"反共抗俄"以及"蔣總統萬歲"!

    1975年蔣介石去世,繼位的嚴家淦下令全台實施減刑,1977年6月16日施明德囚滿15年釋放(附帶條件為:五年之內不得觸犯有期徒刑兩個月以上的罪行,否則恢復終身監禁的刑期。)然而施明德在重獲自由僅兩年後,再度投入對抗威權體制的黨外運動之中。而施明德也成為美麗島事件中,唯一一個經歷過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橫跨台灣兩段重大政治變動的反對運動者.而在這段時間,蔡英文跟著父親蔡潔生炒地皮,林全考上政治大學研究所之後.受到黨國栽培,出國深造(跟豬哥亮的不同)之後,旋即當上政治大學之後,日後也遊走藍綠之間.日後其他在美麗島事件之後的黨外運動份子(例如:318太陽花學運的那群小屁孩)不僅從未坐牢,陳為廷在蔡英文的護航之下,他屢次對年輕女子襲胸也都安然無事!

    施明德於2015年5月21日宣布以獨立參選人身份投入公民連署,並表示社會迫切需要「羅賓漢」 總統。施明德以「和解是臺灣唯一的路」為由,提出「聯合政府」的主張,對各黨各派進行整合,並且採內閣制為中央政府體制,以公投的方式修改憲法。9月15日因未達到連署30萬份的連署書門檻,而宣布退選。

    施明德為台灣而坐黑牢25年,同樣坐黑牢25年的曼德拉卻可當上總統;在美麗島事件坐過1933天黑牢的北一女高才生呂秀蓮頂多當副總統,從中山女中畢業的千金大小姐蔡英文自述她念書時做過最冒險之事僅是走路上下學(而不是民進黨在2016選前廣告,一群女學生當眾脫裙子),然而蔡英文卻輕輕鬆鬆地當上總統!蔡英文和林全收割黨外前輩的稻仔尾,即他們踩著黨外前輩的壯烈枯骨來享受榮華富貴!